山三三

正在复健。
总而言之是个咸鱼系写手。
爆炸喜欢priest。clx退坑选手。
惊天巨雷mxtx。
没了。

随笔

  我在学院迎来了战乱来临前的最后一个秋天,带着空气里细碎的桂花香。

  往年在这个美丽的时候,总会从学院的某个角落里传来好听的吉他声,带着能抚平人心中颤动的弦的神奇色彩。安静,舒缓。

  我也就常踏着舒缓吉他声的拍子去赏花园里的花。我想,我大抵是无法用语言描述出它们的可爱与美丽了。于是我常在秋天里坐在花园的某一角绘画。我想要记录下来些什么,或许是当做我曾在这里逗留过的证明。

  我画晨起的朝阳,也画傍晚的被染出温暖色彩的余晖,我空闲时便常抬头去看天空。

  我和我的爱人都于这所美丽的学院进修,也一同在此任教。我们的感情极好,大多数情况下,我们都很幸福的在一起,也许会在傍晚一起漫步花园,也许会在台前的灯光下俯首写作。但战争明显不属于这个大多数。

  战争从北方爆发,一直南下,终于把这所美丽而又宁静的学院也染上了血腥的色彩。没有特殊的情况下,手握屠刀的士兵们并不会屠杀老师和学生,只要不激怒他们。很多学生同像我们一样任教的老师一般留守在学院。因为我们都对这所美丽的学院有着极深的感情。或多或少体现在月光照射下的后山山顶上,我与我的爱人在进修期间常来这里赏月;也体现在花园里某一处的泥土下,我们在这里埋下一个只属于我们二人的秘密;还体现在学院里那处不算太大也不算太小的湖泊,我们在那里互通了心意,噢,现在那里已经变成了学生们谈情说爱的圣地,但在战争的侵扰下,现在还在那里人数总是要比以往少些。

  我们的命运充满了未知。也许就在明天,我们的血液将会溅在开的正盛的红玫瑰上,但我们依然不悔此时做出留守学院的选择,因为我们深爱着它,它也深爱着我们。

[杂]回忆与他。

  我想过很多次写写同他一起在江湖的这段时日,可是提笔却又写不出来我心中的感觉。我的笔写不出我爱他的情感,大概是怪我不善于表达。

  想写的太多,能记起的却零碎极了,那就想到哪写到哪了。

  那时候我们服还没有合区,世界频道上总有很多优秀的沙雕人才。而我呢,是一个万修的小奶妈,那时还挺能把时间用在这个游戏上的,要是早早的把一天的任务都做完了,我便打开世界频道看他们说话,多半自己不说话。

  那天便是如此。我百无聊赖的点开世界频道,看到一个男暗香一直在嚎情缘。我自己是有很严重的暗香情结,大致原因就是几个月前带我入坑的亲友她的暗香儿子实在脸捏的太好看,是一眼就惊艳的类型,在我心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一道痕迹。虽说我吃华武吧,但也不喜欢华山或者武当,我比较乐意看他们俩自己搞基,情缘我还是更偏向暗香。

  他那时喊了挺久,没半个小时也有十几分钟的,但我当时没找他搭话。后来他又在世界频道上发了一条“薛侠求奶”,我便去了他的队伍。

  他队里除了我,还有一个沧海,看他们的对话便知道他们是师徒了。那时沧海刚出来没多久,我个人还是很喜欢小萝莉的,我们打完了副本我对她发起了抱抱。沧海同意了。

  我在队伍频道里打字:啊我好想拐一个小萝莉回家啊。

  沧海:那小姐姐你把我和我师父都一起拐回家好不好呀。

  我:那你师父会同意吗?

  他打字:快把我拐回家吧。

  我们就这样成了情缘了。

  我们情缘的这段时间里没有加微信或者QQ,纯粹是游戏里联系的,我也去他们帮派待了会儿,我没进他们帮派群。可能是因为他们帮派是微信群,而我不常用微信的原因。

  我们都喜欢在无聊的时候到处跑地图。但我和他不一样,他是真的到处跑,而我多是停在一个地方看着屏幕发呆了,发呆的地方首选是中原麻衣圣教副本入口再进去些那片空地旁的山崖上。我没事便喜欢去那等日出。至于我看的第一场日出,那便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他带我去看江南芳菲林,我们在林子里乱飞;我们也去过登剑阁,他带着我去找登剑阁的几处瀑布,我给他指登剑阁那篇空地上我们帮派第一次拍照的地方。我也带他去看中原的日出日落,他以前没见过,拍了好多照。

  我想,我的心愿了了。我在楚留香地图上跑的不多,也只会带我喜欢的人去中原看我看了不知多少次的日出日落。

  七夕那天我们没能一起在游戏里过,他那天没上线,学校严,收了手机。

  我不在乎。我充了玩楚留香几个月都没有充过的基金,我去买了一束广寒仙。我说,我要给他下一场花雨。如果赶上了七夕,我们就一起看喇叭上秀恩爱,一起到处跑图;如果没赶上,他回来的时候,我就给他补过一个七夕。

  我在洛镇把广寒仙送给了他。我为他下了一场花雨。

  其实我们在一起2/5多数时不怎么说话,我们都有些话废,明明有很多想说的,到了嘴边却又不好意思说了。但和他在一起的感觉很好,心里是甜的,再有什么糟心事也都掀不起风浪了,一种安心的舒服。就像他不在的时候我总是很无聊,但他要是在了,熬再久的夜我也愿意。

  但他a了,大概是在十天前。那天晚上我没有上线,我是第二天才上线的。

  他说他不想玩了,想a了,他和我说再见。

  我好像也突然不想玩了,突然觉得这个游戏与我而言变得没有意思,我没有玩下去的动力了。我是公测玩家,一直玩到了十天前,从一个道长换号成一个奶妈,六元肝上万二,说实在的,我有些玩够了。我甚至连那一周结义队的侠宗都没有打,就卸载了游戏。

  我愿想是看完名剑天下再卸游戏的,又突然觉得没什么盼头。

  我就那样走了。

  后来,我想念我们之间互送了几个月的每天一朵的木芙蓉,想念那个一起看日出的山崖,想念那棵他抱着我站在上面的树。

  但我不回去了,于是所有的故事就都到这里了。

…我咕咕咕。我觉得那篇暗云我还能拖!(被打

暗云bg-无名(上)

我在医馆里碰见一个暗香男弟子。

据说男弟子在暗香门内的地位连兔子也不如,不知真假,但总归比我好。

我呢,是一个可怜又弱小的云梦,刚从门派里跑出来没多久身上钱袋就被抢了。

生活不易,我现在只能在这个很随便的小药房里很随便的混口饭吃。

我大概是云梦最弱鸡的弟子了,每次青荷师姐见我都指着我鼻子骂我不肯好好学功夫。

我胸无大志,最大的心愿就是混口饭吃,也就在医药上稍微下点功夫。

但也就是稍微。

当面前的暗香弟子轻轻咳了一声的时候,我就知道我又在心里bb扯远了。

他下半张脸藏在围巾里,我仅仅能看见一双很漂亮很干净的眼睛。

“哎呀抱歉啊,”我赔笑道,“我这人就是老走神,对不住对不住。你要啥药,能麻烦再说一遍不?”

“…一瓶金疮药。”

声音透过围巾传出来,听着瓮声瓮气的。

怪可爱的…

我给自己想法吓得一激灵,连忙去找他要的金疮药。

我一边蹲下去找药一边bb,“你要金疮药干啥啊…噢金疮药是治外伤的,你瞧我这脑子,可能不大灵光…那你记得小心别让伤口碰水啊,碰水了会感染的,很痛的我跟你讲…”

他没搭理我,就站那儿看着我找药。

我吧,刚来这个小药房几天,哪些药具体在哪边还得翻一会。

翻了会儿,终于在最底下的抽屉了找到了金疮药,我站起来的时候额头还碰到了桌子,疼得我当时就一声卧槽出来了…

我后悔得去捂嘴,每次师姐听到我这话都给我一爆栗,说我不淑女,完了完了。

他倒没有,噗呲一声笑出来,大概是觉得我有点蠢。

“喏…你要的金疮药,拿好了。记得伤口别碰水——”

他没搭理我,放下药钱,朝我摆摆手,走向门外。

说时迟那时快,我自己都不知道为啥我就伸手扯住了他围巾,他回头看向我,好看的眼睛里尽是疑惑。

半晌我才小声的憋出来一句,“那个……你叫啥啊……”

他好像说了什么,但是门外华山和武当扯作一团,大声嚷嚷着类似哎呀道长你就是我媳妇我觉得没认错和少侠我这是第一次见啊我真不是你媳妇的话,我没大听清。

“哈?”

他笑了笑,没再回答我,转身走向门外大片大片的阳光里去。

-
对不起各位我好困啊呜呜呜呜我先睡个觉白天再写

占标签致歉…我是山外云那边菲总的小迷妹 悄悄咪咪问一下菲总最近怎么了吗 刷了下lof心情突然跌落谷底……求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