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三三

正在复健。
总而言之是个咸鱼系写手。
爆炸喜欢priest。clx退坑选手。
惊天巨雷mxtx。
没了。

[杂]回忆与他。

  我想过很多次写写同他一起在江湖的这段时日,可是提笔却又写不出来我心中的感觉。我的笔写不出我爱他的情感,大概是怪我不善于表达。

  想写的太多,能记起的却零碎极了,那就想到哪写到哪了。

  那时候我们服还没有合区,世界频道上总有很多优秀的沙雕人才。而我呢,是一个万修的小奶妈,那时还挺能把时间用在这个游戏上的,要是早早的把一天的任务都做完了,我便打开世界频道看他们说话,多半自己不说话。

  那天便是如此。我百无聊赖的点开世界频道,看到一个男暗香一直在嚎情缘。我自己是有很严重的暗香情结,大致原因就是几个月前带我入坑的亲友她的暗香儿子实在脸捏的太好看,是一眼就惊艳的类型,在我心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一道痕迹。虽说我吃华武吧,但也不喜欢华山或者武当,我比较乐意看他们俩自己搞基,情缘我还是更偏向暗香。

  他那时喊了挺久,没半个小时也有十几分钟的,但我当时没找他搭话。后来他又在世界频道上发了一条“薛侠求奶”,我便去了他的队伍。

  他队里除了我,还有一个沧海,看他们的对话便知道他们是师徒了。那时沧海刚出来没多久,我个人还是很喜欢小萝莉的,我们打完了副本我对她发起了抱抱。沧海同意了。

  我在队伍频道里打字:啊我好想拐一个小萝莉回家啊。

  沧海:那小姐姐你把我和我师父都一起拐回家好不好呀。

  我:那你师父会同意吗?

  他打字:快把我拐回家吧。

  我们就这样成了情缘了。

  我们情缘的这段时间里没有加微信或者QQ,纯粹是游戏里联系的,我也去他们帮派待了会儿,我没进他们帮派群。可能是因为他们帮派是微信群,而我不常用微信的原因。

  我们都喜欢在无聊的时候到处跑地图。但我和他不一样,他是真的到处跑,而我多是停在一个地方看着屏幕发呆了,发呆的地方首选是中原麻衣圣教副本入口再进去些那片空地旁的山崖上。我没事便喜欢去那等日出。至于我看的第一场日出,那便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他带我去看江南芳菲林,我们在林子里乱飞;我们也去过登剑阁,他带着我去找登剑阁的几处瀑布,我给他指登剑阁那篇空地上我们帮派第一次拍照的地方。我也带他去看中原的日出日落,他以前没见过,拍了好多照。

  我想,我的心愿了了。我在楚留香地图上跑的不多,也只会带我喜欢的人去中原看我看了不知多少次的日出日落。

  七夕那天我们没能一起在游戏里过,他那天没上线,学校严,收了手机。

  我不在乎。我充了玩楚留香几个月都没有充过的基金,我去买了一束广寒仙。我说,我要给他下一场花雨。如果赶上了七夕,我们就一起看喇叭上秀恩爱,一起到处跑图;如果没赶上,他回来的时候,我就给他补过一个七夕。

  我在洛镇把广寒仙送给了他。我为他下了一场花雨。

  其实我们在一起2/5多数时不怎么说话,我们都有些话废,明明有很多想说的,到了嘴边却又不好意思说了。但和他在一起的感觉很好,心里是甜的,再有什么糟心事也都掀不起风浪了,一种安心的舒服。就像他不在的时候我总是很无聊,但他要是在了,熬再久的夜我也愿意。

  但他a了,大概是在十天前。那天晚上我没有上线,我是第二天才上线的。

  他说他不想玩了,想a了,他和我说再见。

  我好像也突然不想玩了,突然觉得这个游戏与我而言变得没有意思,我没有玩下去的动力了。我是公测玩家,一直玩到了十天前,从一个道长换号成一个奶妈,六元肝上万二,说实在的,我有些玩够了。我甚至连那一周结义队的侠宗都没有打,就卸载了游戏。

  我愿想是看完名剑天下再卸游戏的,又突然觉得没什么盼头。

  我就那样走了。

  后来,我想念我们之间互送了几个月的每天一朵的木芙蓉,想念那个一起看日出的山崖,想念那棵他抱着我站在上面的树。

  但我不回去了,于是所有的故事就都到这里了。

评论(4)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