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三三

正在复健。
总而言之是个咸鱼系写手。
爆炸喜欢priest。clx退坑选手。
惊天巨雷mxtx。
没了。

暗云bg-无名(上)

我在医馆里碰见一个暗香男弟子。

据说男弟子在暗香门内的地位连兔子也不如,不知真假,但总归比我好。

我呢,是一个可怜又弱小的云梦,刚从门派里跑出来没多久身上钱袋就被抢了。

生活不易,我现在只能在这个很随便的小药房里很随便的混口饭吃。

我大概是云梦最弱鸡的弟子了,每次青荷师姐见我都指着我鼻子骂我不肯好好学功夫。

我胸无大志,最大的心愿就是混口饭吃,也就在医药上稍微下点功夫。

但也就是稍微。

当面前的暗香弟子轻轻咳了一声的时候,我就知道我又在心里bb扯远了。

他下半张脸藏在围巾里,我仅仅能看见一双很漂亮很干净的眼睛。

“哎呀抱歉啊,”我赔笑道,“我这人就是老走神,对不住对不住。你要啥药,能麻烦再说一遍不?”

“…一瓶金疮药。”

声音透过围巾传出来,听着瓮声瓮气的。

怪可爱的…

我给自己想法吓得一激灵,连忙去找他要的金疮药。

我一边蹲下去找药一边bb,“你要金疮药干啥啊…噢金疮药是治外伤的,你瞧我这脑子,可能不大灵光…那你记得小心别让伤口碰水啊,碰水了会感染的,很痛的我跟你讲…”

他没搭理我,就站那儿看着我找药。

我吧,刚来这个小药房几天,哪些药具体在哪边还得翻一会。

翻了会儿,终于在最底下的抽屉了找到了金疮药,我站起来的时候额头还碰到了桌子,疼得我当时就一声卧槽出来了…

我后悔得去捂嘴,每次师姐听到我这话都给我一爆栗,说我不淑女,完了完了。

他倒没有,噗呲一声笑出来,大概是觉得我有点蠢。

“喏…你要的金疮药,拿好了。记得伤口别碰水——”

他没搭理我,放下药钱,朝我摆摆手,走向门外。

说时迟那时快,我自己都不知道为啥我就伸手扯住了他围巾,他回头看向我,好看的眼睛里尽是疑惑。

半晌我才小声的憋出来一句,“那个……你叫啥啊……”

他好像说了什么,但是门外华山和武当扯作一团,大声嚷嚷着类似哎呀道长你就是我媳妇我觉得没认错和少侠我这是第一次见啊我真不是你媳妇的话,我没大听清。

“哈?”

他笑了笑,没再回答我,转身走向门外大片大片的阳光里去。

-
对不起各位我好困啊呜呜呜呜我先睡个觉白天再写

评论(8)

热度(27)